您现在的位置: 中亚信息平台>> 研究报告>>正文内容

    上海合作组织能力结构分析及评价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一、前言

      2011年6月中旬,上海合作组织峰会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举行,会议签署了《上海合作组织10周年阿斯塔纳宣言》。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峰会上倡议上海合作组织各成员国共同推动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推进区域内交通、能源和通信领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加快构建本地区能源安全、金融安全和粮食安全合作机制,加快建设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得到有关各方的积极响应。

      10年来,在上海合作组织的多边框架内,中国与中亚各国以贸易投资便利化和大项目合作为主的区域经济合作迈出实质性步伐,区域内贸易规模逐年扩大。中国与上海合作组 织其他成员国贸易额从121亿美元提高到近900亿美元,同比增长7倍,高于同期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增幅。与此同时,中国与上海合作组织其他成员国间的投资规模迅速扩大。目前,上海合作组织其他成员国已经成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重点区域,而其他各成员国对中国投资合同金额累计已超过20亿美元。此外,各成员国在能源、交通、电信和矿产等领域的合作逐步加深,合作水平不断提高。上海合作组织已经成为中国与中亚地区最重要的多边合作机制之一[1]。

      然而,我们也必须承认,上海合作组织各成员国在国土面积、资源察赋、经济发展水平、 产业结构、金融市场发育程度和广泛的制度框架等方面的差异很大,这些差异成为成员国合作进程中的阻碍因素。在这种背景下,如何克服差异、推动合作,就成为上海合作组织的主要任务。

      在经济学中,能力这个概念的定义并不是十分严格,然而它却开辟了一种研究的思路。杨先明[2]、黄宁[3]、梁双陆[4]、李娅等利用佩利坎[5]和波特[6]关于能力结构的定义说明地区能力结构能够对地区合作产生影响,认为区域经济合作的成效取决于合作地区的能力结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地区之间能力差距太大会成为推进区域一体化的障碍;而地区之间能力差距缩小将有利于合作范围的扩大和合作效率的提高。

      基于以上认识,本文将能力结构理论运用于上海合作组织区域经济合作的研究,分析上海合作组织各成员国的能力结构,研究成员国之间经济合作的范围及利益分配,从而提出推动上海合作组织合作进程的思路。

    二、能力结构理论[7]

      (一)能力结构的内涵

      能力结构是指一个国家(地区)在增长要素累积的基础上所形成的配置能力、学习能力、技术能力和开放能力等各项能力的总和,即结构性能力。这个概念有三层含义:第一,区域在本质上是一个多层次、多要素的综合能力系统,一个区域在经济合作中表现出的是该区域多层次和多要素的综合经济能力。第二,能力结构是区域长期竞争优势的决定因素,是一个连续的统一体;而能力之间的匹配和均衡是能力结构的一个关键问题。第三,区域能力累积和能力结构升级决定了区域的经济范围和发展水平。

      (二)能力结构与区域经济合作

      一般情况下,发达国家的能力结构强于发展中国家。无论是从贸易还是投资的角度看,大多数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合作实践经验以及国际贸易和投资理论都表明,两个地区在开展经济合作时,能力结构较强一方的贸易条件较好,投资收益比重较大;相反,能力结构较弱一方的贸易条件较差,投资收益比重较小,这种状况会随着合作双方能力结构差异的存在而持续存在。若能力结构较弱一方不能迅速改善其能力结构,则两个地区之间的经济合作就不可能保持长期的稳定。因此,合作双方能力结构的匹配性是长期和稳定开展区域经济合作的决定因素。

      能力结构与区域经济合作之间的关系可用图1表示。

      在图1中,横轴表示A地区的能力,纵轴表示B地区的能力,D是能力可能性边界ab与合作基准线(平均能力线)的交点。VD,WD称为帕累托改进线,表示的是在现有制度下能否 通过帕累托改进消除能力差距,反映未来可能性边界。在扇形bDV和aDW内,区域差距不可能通过帕累托改进来消除,所以,在这两个区域内合作倾向减少,合作比较困难。OE和OF两条线分别是A地区和B地区能力结构临界线,当现实的能力分布点处在这两条线以外时,表明区域差距太大,合作倾向接近于零。

      VD,WD,OE和OF这四条线将整个空间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自由合作区,包括三角形OBD和OAD,此时A,B两个地区的能力接近,合作的愿望和可能性最大;第二类是难合作区,包括三角形OVB ,OAW和扇形BFD,AED,此时A,B两个地区的能力差距拉大,合作的愿望和可能性下降;第三类是零合作区,它包括BVbF和AWaE,在这种区域内,现实的能力差距超过了临界线,未来又不可能通过帕累托改进来消除,区域合作无法进行。

      1.能力结构与区域经济合作的范围

      实践证明,在区域合作中,两个地区的能力结构越强,自由合作的范围越大,难合作和零合作的范围就越小;反之,两个地区的能力结构越弱,自由合作的范围越小,难合作和零合作的范围就越大。

      从图1中可看出,自由合作区的面积、难合作区的面积和零合作区的面积完全取决于OA线和OB线的斜率。因此,可以认为,OA线和OB线的斜率分别是A地区和B地区能力结构指数的函数。

      为了使A,B两个地区能在同一个图中表示,构造OA线和OB线的斜率与A,B两地区能力结构指数之间的函数式为:

      

      式中,表示OA, OB线的斜率,CSIA ,CSI。表示A,B两地区的能力结构指数。由此得到自由合作区的面积关于能力结构的函数式:

      

      根据反正切函数和正弦函数的性质,(1)式是关于单调增加的函数,即A,B两地区的能力结构决定合作的范围,能力结构越强,自由合作的范围越广。

      2.能力结构与区域经济合作的利益分配

      假定在图1中的三角形OAD和OBD的面积分别代表在自由合作中的各方利益分配比例,则

      

      根据(1)式,A, B两地区的能力结构决定合作范围的大小,而合作范围大小又决定合作获得的总利益大小;合作双方能力结构越强,合作获得的总利益就越大。同样,(2),(3)式分别是关于单调增加的函数,即地区经济合作总利益随合作中各方能力结构改善而增加。

      另外,当两个地区能力结构较为接近时,即在自由合作中双方利益分配比例相当;当两个地区能力结构存在较大差距时,假定即在自由合作中A地区获得的利益占合作总利益的比重较大。根据以上分析,在经济合作中,能力结构较强一方获得的利益较多。

      3.能力结构与区域经济合作的稳定性

      根据以上分析,长期和稳定合作的可能性取决于双方合作所获得的利益和分配比例。当分配比例不变时,地区经济合作获利越大,长期和稳定合作的可能性越大;当双方合作所获得的利益不变时,利益分配比例越大,单方 面合作的意愿就越大。

      (三)能力结构理论的依据

      根据以上分析,能力结构理论完全可以在国际贸易理论中找到支撑。瑞典经济学家林德提出的重叠需求理论(又称偏好相似理论),是从两国的需求结构和收人水平方面来研究相互之间密切关系的贸易理论,可以从理论上对能力结构与区域经济合作的关系起到支撑作用[8]。林德认为,平均收人水平相似的国家消费需求变化趋于一致,而两个国家需求偏好越相似,需求结构重叠程度越大,相互间开展工业品贸易的可能性就越大。重叠需求理论可用于解释经济发展水平相近的国家之间开展大量的产业内贸易的原因。其主要观点是,重叠需求是国际贸易产生的一个独立条件,两 国之间需求结构越接近,则相互贸易的基础就越雄厚。两国人均收人水平越接近,重叠需求的范围就越大,两国重复需要的商品都有可能成为贸易品。随着国民经济不断发展,人均收入水平也相应提高,新的重复需要商品便不断出现,贸易范围也相应不断扩大,贸易中新品种不断出现。所以,人均收人水平越相似,两国的贸易关系就可能越密切;反之,如果人均收人水平悬殊,则两国重复需要的商品就可能很少,贸易的密切程度也就很低。

    三、上海合作组织能力结构评价——基于主成分分析法

      (一)能力结构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

      根据杨先明等人的研究,能力结构是指一个国家(地区)在增长要素累积的基础上所形成的资源配置能力、学习能力、技术能力和开放能力等各项能力的总和(结构性能力),因而能力结构是一个综合的和系统的概念,需要通过一套较为完整的、多层次的指标体系进行评价。在综合考虑评价指标的全面性、代表性、客观性和可操作性等原则的要求下,本文建立一套包括三级20项指标的评价体系对上海合作组织各成员国能力结构进行比较研究(见表1)。另外,考虑到新疆在中国推进上海合作组织区域经济合作中所起的重要作用,故选取上海合作组织6个成员国及中国新疆的数据进行分析。

      (二)基于主成分分析的能力结构评价

      主成分分析方法[9]要求样本数大于指标个数,故可对各项能力进行主成分分析,然后对各项能力评价指数再进行主成分分析,得到综合评价指数。

    表1 上海合作组织能力结构评价指标体系[10]

     

    能力要素
    评价指标
    指标度量
    资源配置能力
     
     
    经济实力
    GDP
    发展水平
    人均GDP
    消费水平
    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财政水平
    财政收入/GDP
    财政支出/GDP
    产业结构水平
    非农产业/GDP
    开放能力
    国际贸易开放度
    进出口总额
    进出口总额/GDP
     
    FDI开放度
    FDI总额
    FDI/GDP
    学习能力
     
    吸收知识能力
    高等院校数量
    教育开支/GDP
    引进知识能力
    人均GDI
    生产知识能力
    企业的研发支出/GDP
    交流知识能力
    每百人互联网用户数
    技术能力
     
     
    技术创新能力
    科研机构数量
    创新能力
    科学家或工程师的可获得性
    技术吸收转化能力
    每百人可获得实用专利权数目
    企业层面的技术吸收能力

       资料来源: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09)》,《独联体统计年鉴(2008))),《新疆统计年鉴(2009)》,《俄罗斯东欧中亚国家发展报告(2009)》,《全球竞争力报告(2007—2008)》等相关数据分析整理。

      资源配置能力指数主要由反映地区经济发展水平、政府财政收支状况、社会消费状况 和产业结构水平的6项指标构成。下面对这6项指标、8个样本共48个原始数据进行处理。

      (1)进行无量纲化处理。所用公式如下:

      

      (2)进行主成分分析。将无量纲化数据输人SPSS软件进行运算,输出表2、表3。

    表2 分解主成分提取分析表

     

    成 分
    初始特征值
    平方载荷提取项
    主成分值
    力差贡献率
    累积方差贡献率
    主成分值
    力差贡献率
    累积方差贡献率
    1
    2.599
    43.311
    43.311
    2.599
    43.311
    43.311
    2
    1.869
    31.146
    74.457
    1.869
    31.146
    74.457
    3
    0.912
    15.206
    89.663
         
    4
    0.589
    9.909
    99.472
         
    5
    0.026
    0.432
    99.904
         
    6
    0.006
    0.096
    100.000
         

      提取方法: 主成分分析。

    表3 初始因子载荷矩阵表

     

     
    成分
    1
    2
    GDP
    0.485
    -0.248
    人均GDP
    0.893
    -0.284
    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0.838
    -0.463
    财政收入/GDP
    0.321
    0.682
    财政支出/GDP
    0.199
    0.932
    非农产业/GDP
    0.849
    0.421

      提取方法: 主成分分析。

      (3)对输出结果进行分析。根据表2,选取第一和第二主成分代表上述原始变量的变化。表3显示,第一主成分在人均GDP、非农产业与GDP之比中载荷较大,第二主成分在财政支出与GDP之比中载荷较大。

      (4)计算主成分权重。

      

      (5)计算综合评价指数

      其中,Wi为权重,Yi为主成分值,得出各国(地区)资源配置能力综合评价指数(见表4)。

    表4 资源配里能力主成分分值及综合评价表

     

    国别
    第一主成分值
    第二主成分值
    资源配置能力评价指数
    1.077 396
    -0.393 100
    0.471 582
    4.249 337
    -1.683 760
    1.807 948
    1.914 122
    1.000 543
    1.500 402
    -1.159 400
    1.491 053
    -0.090 940
    -1.087 460
    2.719 684
    0.429 949
    -3.644 890
    -2.666 450
    -3.153 950
    中国新疆
    -1.349 100
    -0.467 960
    -0.964 980

      提取方法: 主成分分析。

      开放能力指数主要由反映一国(地区)国际贸易开放度和FDI开放度的4项指标构成;学习能力是一个地区吸收能力和开放能力的决定性因素,包括吸收知识能力、引进知识能力、生产知识能力和交流知识能力等4项指标;技术能力主要由地区技术创新能力、技术转化能力和技术吸收能力等指标构成。

      开放能力、学习能力和技术能力评价过程与方法同上(过程略)。通过对以上三种能力的评价,分别得出各国(地区)各项能力的综合评价指数,再以各项能力综合评价指数为指标,采用同样的方法分析得出各国(地区)能力结构综合评价指数。另外,为了避免分析中出 现负数,我们将能力结构综合评价指数按照(得分值一最小值)/(最大值一最小值)的方法进行处理,使调整后的能力结构综合评价指数保持在0—1之间,并且相对位置不会发生改变(表5)。

    表5 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及中国新疆的各项能力结构评价指数及能力结构总评价指数

     

    国别
    资源配置能
    力评价指数
    经济开放能
    力评价指数
    学习能力
    评价指数
    技术发展能
    力评价指数
    能力结构
    评价指数
    调整后的
    综合能力结构
    评价指数
    0.471 582
    3.352 567
    1.498 559
    2.176 356
    4.065 199
    1.00
    1.807 948
    0.787 589
    1.222 416
    3.327 004
    3.529 914
    0.93
    1.500 402
    -0.616 380
    0.268 859
    -0.498 210
    0.371 510
    0.53
    -0.090 940
    -0.853 610
    -0.174 870
    1.288 881
    -0.130 600
    0.47
    0.429 949
    -1.582 440
    -1.387 270
    -2.430 980
    -2.798 530
    0.13
    -3.153 950
    -0.811 990
    0.866 000
    -3.483 830
    -3.842 350
    0
    中国新疆
    -0.964 980
    -0.275 750
    -0.561 700
    -0.379 210
    -1.195 140
    0.33

      表5显示,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中,能力结构从强到弱排名依次为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中国新疆的能力结构指数和乌兹别克斯坦比较接近。从调整后的各国(地区)综合能力结构总评价指数(见图2)可以看出,按照能力结构指数的高低,上海合作组织各成员国分属于高、中、低三个层次:中国和俄罗斯属于能力结构较高的一层,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属于最低一层,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位于中间。

    四、上海合作组织能力结构对地区合作的影响分析

      为便于研究,我们选取能力结构差距较大的塔吉克斯坦与俄罗斯以及能力结构较为接近的哈萨克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的合作进行对比分析。根据OA线和OB线(见图1)的斜率关于A,B两地区能力结构指数的函数式,按照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采用A地区方式,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采用B地区方式,计算得到各国的能力结构线斜率(见图3)。

      根据能力结构相关理论,在图3中,如果是能力结构较强且较为相近的哈萨克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合作,那么自由合作区为SOADB,哈在合作中的收益为SOAD,乌在合作中收益为SOBD,二者比较接近。如果是能力结构较强的哈萨克斯坦和能力结构较弱的塔吉克斯坦合作,那么自由合作区为SOADB',从图中显然可以看出,SOADB>SOADB',且合作中哈的收益SOAD明显大于塔的收益SOB'D。如果让能力结构更强的俄罗斯与塔吉克斯坦合作,尽管自由合作的范围SOA'DB'有所增大,但合作中的利益分配则更加不均,塔的收益SOB'D与俄罗斯的收益SOA'D差距更大,而单方面收益过大则会降低另一方合作的积极性。

      根据以上对上海合作组织各成员国能力结构的分析,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第一,在上海合作组织中,由于中国和俄罗斯的能力结构最强,因而中俄之间的自由合作范围最大,也最容易合作。中国和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之间的合作次之,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两国能力结构最弱,因而中、俄与塔、吉之间自由合作的范围较小,且由于能力结构差距过大,合作较困难。各成员国之间能力结构的差异决定了开展多边合作的难度,影响了上海合作组织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因此,上海合作组织应把改善落后国家的能力结构作为今后工作的一项主要内容。在双边或多边体制的贸易投资合作中,只有改善成员国的能力结构,才能改善区域经济合作的广度和深度。

      第二,从合作利益分配角度看,由于六国能力结构的巨大差异,在合作中必然存在利益分配不均现象。这将影响成员国合作的积极性,不利于合作的长期和深人发展。因此,上海合作组织在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过程中,应该考虑参照中国一东盟自由贸易区的早期收获计划,经济大国对相对落后国家尽早给予单方面市场准人优惠待遇,尽量提高落后国家在合作中的利益分配比例,这样才能符合地区内所有成员的共同利益。

      第三,如图2所示,按照能力结构的强弱,上海合作组织各成员国明显地划分为高、中、 低三个层次,每一层次都有能力结构相近的两个国家,而中国新疆位于中间层次和最低层次之间。当国家(地区)之间能力结构差距过大时,相互合作的积极性会降低。例如,能力结构层次较高的中俄两国与能力结构层次最低的塔吉两国开展合作,就有可能因为中俄两国占了较大比重的利益分配而影响塔吉两国的积极性。中国新疆和塔、吉、哈、乌的能力结构较为接近,因而当上海合作组织由于成员国能力结构差异过大而影响合作时,以新疆为参与主体的跨国界次区域经济合作就是一种现实的选择。

      作者分别为新疆农业大学管理学院讲师和新疆大学科技学院博士。

      注释:

      [1]汪巍:《上海合作组织十年结硕果》,http://finance.ifeng.com/opinion/macro/20110707/4237930.shtml

      [2]杨先明、黄宁:《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的能力结构与FDI》,《东南亚纵横)) 2007年第3期;杨先明、李娅:《能力结构、资源票赋与区域合作中的战略选择》,《思想》2008年第6期。

      [3]黄宁:《能力结构与经济合作的关系模型研究》,《当代经济》2008年第10期。

      [4]梁双陆:《东西部能力结构差异与西部的能力建设》,《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4期。

      [5]G.多西等:《技术进步与经济理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年版。

      [6]迈克尔·波特:《竞争论》,中信出版社2003年版。

      [7]杨先明:《能力结构与东西部区域经济合作》,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版。

      [8]薛敬孝、体家栋等主编:《国际经济学》,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

      [9]张文形:《SPSSII统计分析教程(高级篇)》,希望电子出版社Zoo2年版。

      [10]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2009年的宏观经济数据不具有代表性。因此,本文选用各成员国2008年的经济数据。

    (责任编辑:徐向梅)


    作者:张晔、孙庆刚 来源:《俄罗斯中亚东欧市场》2011年第12期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23日